馬航MH370失聯事件發生後,北京市律師協會立即成立MH370乘客家屬法律咨詢服務團,出具的應急法律建議書第一時間送到北京市政府,扮演著政府與家屬間調解員的角色,代表乘客家屬與馬航就難以解決的問題進行談判。從最初被質疑“便宜沒好貨”到成為交心的朋友,律師團的律師們用實際行動贏得了乘客家屬們的信任
  □本報記者劉子陽文/圖
  南印度洋一片6萬平方公里的海域上,風聲正烈,重新啟動的馬航MH370海底搜尋工作仍在繼續。
  而在北京,馬航MH370背後的北京律師服務團也正與之前的260餘天一樣,仍在為乘客及其親屬的合法權益奔忙,為他們提供義務法律服務。
  危急時刻主動提供服務
  2014年3月8日,北京時間凌晨2時40分,馬來西亞航空公司航班號為MH370的波音777-200飛機與管制中心失去聯繫。該飛機載有239人,原計劃於吉隆坡起飛,北京時間當天早晨6時30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
  看到馬航失聯新聞的那一刻,吳晨有些坐不住了,作為一名民法和國際法方面的專業律師,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響起,“老吳,看新聞了嗎?快找幾個專家出具法律意見書。”這個電話來自與吳晨並肩奮鬥多年的戰友、北京市律師協會副秘書長陳強。
  在經過國際法、保險法等相關專業的律師共同討論後,3月9日,馬航失聯事件應急法律建議書被送到北京市政府。隨後,北京律協成立MH370乘客家屬法律咨詢服務團。
  “兩天后,真正棘手的事情來了,幾百名家屬聚集到北京。對家人的牽掛,對馬航的憤怒,這些家屬的情緒越來越激動。”法律咨詢服務團律師畢文勝回憶起當天的情景,依然難掩感慨。
  據介紹,法律咨詢服務團扮演著政府與家屬間的調解員角色,乘客家屬與馬航之間難以解決的問題,他們負責出面談判,有時也要幫忙維護現場秩序,出面調解家屬間的爭執。
  隨著時間推移,謠言越積越多,焦慮的陰雲籠罩上每個人心頭。
  真誠幫助變疑慮為信任
  “需要法律服務的當事人數一直在不斷增加,從最初12名律師組成的法律咨詢服務團,增加到64名。這64名律師,專業幾乎覆蓋所有與馬航失聯事件相關的法律服務領域。”陳強介紹道,服務團分為5個工作小組,分別進駐馬航客機失聯乘客家屬入住的5家酒店,開啟24小時咨詢服務。
  陳強說,律師團成員都是北京律協各專業委員會主任級別的律師,平時工作非常忙,但這個時候卻沒有一個請辭的,有的甚至是放下手頭的工作,專程從外地趕來北京。
  在馬航失聯後的36天里,畢文勝從未離開過現場指揮部。“看到悲痛欲絕的乘客家屬們,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但作為一名律師,我更需要從法律角度提出積極合理的建議,給他們提供法律幫助。”
  在北京律協的帶領下,律師們在客機失聯還不具備索賠條件的情況下,幫助家屬啟動了索賠準備程序,指導家屬提前準備索賠材料。在酒店現場服務的50多天時間里,前後共有500多名北京律師參與到此次法律咨詢工作中,共接待乘客家屬700餘人次。
  然而,律師團的工作,未能完全緩解乘客家屬們日益煩躁的心情。
  “我們都是義務提供法律服務,不僅不收一分錢,有時還要自掏腰包,但有些家屬還是不領情,認為我們是政府派來的‘說客’,甚至有人說‘便宜沒好貨’。”吳晨說,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在他多年的從業生涯里還是第一次。這種局面直至一次家屬見面會後才得到改變。
  “那次家屬見面會後,我請大家吃飯。當時,飯桌上所有人都抱頭痛哭,釋放了積鬱很久的壓抑與痛苦。”吳晨說,之後,家屬們不再視他們為冷冰冰的律師,相處日漸融洽,現在很多家屬來北京還會主動和他們聯繫,彼此成了朋友。
  後續法律服務剛剛開始
  2014年5月2日,MH370應急處理工作逐漸結束後,乘客家屬陸續返回家鄉,但對北京律協來說,後續法律服務才剛剛開始。
  馬航事件的索賠工作複雜,為此,北京律協組建乘客家屬索賠談判律師團,為乘客家屬提供一對一咨詢,給辦理委托手續的乘客家屬建檔談話,制定談判工作預案草案,啟動外國空難索賠專家選聘,繁忙雜亂的工作接踵而來。
  談判律師團目前已根據前期準備的家屬情況調查表,結合從國際空難索賠律師處獲得的情況調查、證據收集清單,整合出一份不拘限於中國法律規定的、比較詳盡的證據收集指引清單,作為與家屬進行情況調查、證據收集等建檔談話藍本。
  “完成一名乘客的家屬談話一般需要至少四五個小時的時間。”談判律師團律師臧洪亮此前在國航從事法務工作,是空難索賠方面的專家。他說:“空難索賠,證據是關鍵,目前我們已經與北京和天津地區的部分家屬進行了細緻的情況摸底和證據收集指導面談,形成了若干樣本,並根據建檔談話實際情況進一步完善了證據收集指引。”
  MH370事件發生之前,中國律師們幾乎沒有國際空難的索賠經驗。
  “馬航事件在國際航空史上也屬罕見,我們亟需外國空難索賠專家的加入。”臧洪亮告訴記者,他和律師徐玲通過私人關係,聯繫到國際空難索賠領域有豐富執業經驗的英國皇室法律顧問,“我們之間的咨詢、溝通會議開了很多次,由於時差原因,經常要工作到凌晨,委托協議修改了13稿才滿意。”
  為保證“MH370全國乘客家屬後續保障平臺”和“馬航事件北京乘客家屬服務保障平臺”的順利運行,北京律協積極抽調精幹力量成立了40餘人的法律服務咨詢團隊。
  “每天必有一位團隊律師到崗,解答乘客家屬的法律咨詢、向有關部門轉達乘客家屬的訴求,安撫乘客家屬情緒,協助兩個平臺的各項工作。”臧洪亮說。
  律師溫情行動改變偏見
  律師在很多人眼裡幾乎是能言善辯與唇槍舌劍的化身,其中也不乏言論直指律師群體太過功利,然而,馬航事件讓人們看到了這個群體鮮露人前的溫情。
  51歲的李波是中國優秀的侵權法專家,馬航事件發生後,他帶病加入MH370乘客家屬法律咨詢服務團。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的日子里,他拖著病體,忍著癌痛,堅守到馬航客機失聯事件應急法律服務工作結束,直至死神無情到來。
  早在今年春節前夕,李波的身體便狀況不斷。然而,馬航失聯事件發生第一天,作為北京律協侵權法委員會主任的他,便義無反顧地與北京律協抽調的各專業委員會的資深律師組成法律咨詢服務團,趕往麗都飯店,一待便是3個多月。
  “當時他已經不太吃得下飯,只能喝點熱粥。”與李波一起值班的律師張金澎至今仍清晰記得這一幕,“我看到他在吃藥,勸他去看病,他說沒事,大家都挺忙的。”
  “律師團的律師每天都要接待至少十多人的咨詢,然而比咨詢更累的,是要每天端坐在那兒,精神上很是疲憊。”說這話時,律師劉春不禁有些難過。
  4月25日,值完夜班的李波在家人的再三強令之下,趕往醫院做身體檢查。隨即,噩耗傳來,醫院診斷,李波患肝癌晚期,病情非常嚴重。但李波隱瞞了自己的病情,再次回到值班席上,直到最後。
  “他從來沒有把得病的事告訴我們。”畢文勝介紹說,直到幾個月前,參加馬航失聯事件的同仁們才知道,和他們一起在麗都飯店並肩戰鬥了幾十天,沒請過一次假的李波律師,竟然已是肝癌晚期患者。
  馬航MH370失聯之時,臧洪亮的父親已重病卧床。
  “北京律協4月初給我打電話時,我正在河北滄州照料父親。”然而,考慮到自己在國航法律事務處多年的工作經歷以及成為專職律師後多年的航空法業務從業經驗,臧洪亮馬上回到北京,加入MH370乘客家屬索賠談判律師團。
  7月16日,律師團在北京召開家屬見面會,而此時在滄州,臧洪亮的父親已在重症監護室中昏迷了四五天,情況十分危急。考慮到家屬見面的敏感性,為確保不出現任何意外,接到通知的第一時間,臧洪亮再次忍痛拜別父親趕回北京。
  就在當晚家屬見面會臧洪亮與家屬們溝通之時,他的父親沒能熬過病痛折磨,不幸離世。
  “家人怕影響我工作,直到晚上12點多才打電話告訴我。”未能陪伴父親走完最後一程,成了臧洪亮心底無法彌補的痛。
  但這條路,他和北京律師服務團的戰友們將繼續走下去。
  左圖為北京律協副會長王巍(左二)就馬航事件接受採訪。
  (原標題:北京律師團義務服務馬航事故260餘天)
創作者介紹

香蕉

ak03akmdd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